云各周

嘿,你们一定不认识我。

Beyond the Magic(1)

凡人。:

*人设及简介见预告


*勿上升正主


*更新不定时




亚洲籍的巫师总是对魔药学格外有天分。就拿王青自己来说,在经过上个学期冗长的复习后,他才能够有惊无险的过了考试,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魔药学几乎拿了满分。


王青真的不是很擅长挥舞魔杖。


一年级整个学期,只王青自己就因为在魔药课上的优秀表现给赫奇帕奇赢得了二百三十分,让赫奇帕奇学院一跃成为了学院排名的第二名。


整个赫奇帕奇已经很久没被这样讨论过了。斯普劳特教授很开心,为此特地带来一些有趣的标本(其中一些会跳舞和说话)来装饰他们的公共休息室。


自然而然,王青走在路上会听见有人提到他的名字。但是他一向随性惯了,那些闲闲碎碎的话飘到他的耳朵里他也从没在意过。他一向对不感兴趣的人和事保持疏离态度,在外人眼中看来几乎是有点不礼貌了,但是了解他的朋友知道他却是一个可爱的值得信赖的人。




新学期开学,照例是一年级新生的分院仪式。王青坐在长桌上听着周围的同学们互相寒暄着,偶尔也会在他们聊得高兴的时候插上一两句嘴。


新生们还是会被突然出现在走廊的皮皮鬼吓得不知所措,嘴唇发白。每当这个时候王青就想到自己一年级刚来时候的样子——被友好的跟自己打招呼的胖修士吓到失眠了一整个晚上。


王青的视线顺着鱼贯而入的幽灵们落在了教师席上。他几乎立刻就被教师席上那个陌生的面孔吸引住了。王青一眼就看出他是跟自己一样的亚裔。那人静静地坐在弗立维教授身边,时而小声跟他交谈,时而拿起面前的酒杯来轻啜几口。


不知道是不是又来了什么新的教授,这人看上去虽然年轻却是一派的认真严肃。待王青准备转开目光却突然看见那个人轻轻地笑了起来,大概是跟麦格教授聊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王青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笑起来的时候简直是另一个样子。沉闷严肃的气质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友好和温润,完全不像是一个教授该有的年龄和气质,倒像是个跟他一样的学生。他的眼睛亮的出奇,像是落进了星子。王青不禁怀疑教授们在给礼堂的天花板施加魔法的时候是不是一不小心对着他的眼睛念了咒语。那双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就会同嘴角一起弯起来,小麦色的皮肤在一众教授中更是尤为显眼,跟身旁大胡子灰袍子的弗立维教授坐在一起更显精致干练。


或许是因为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集中在分院帽究竟说了什么上或者是自己学院又被分配进来哪些巫师上,王青的目光就显得格外赤裸裸。教师席上被盯了良久的人终于感受到了些不对劲。


王青正看着人发呆,那人突然转头目光对上了他的,看着那双还带了笑意的眼睛望向自己,他才猛地回过神来,急急把目光移到分院帽一张一合的嘴上了,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盯着人发呆还被抓了个正着,真是丢脸透了。


一整个晚宴王青都沉浸在懊恼中,除了在邓布利多讲话的时候记住了这个新来教授的名字。


冯建宇,魔药学教授。





【叔萝】情人节的巧克力比较甜

陶也今天照常来到店里买东西。
“呐,我说,大叔啊……”她伸了伸头,发现肖檀在角落里翻看着什么东西“你今天怎么不出门?......看啥呢?”
“叫谁大叔呢,没大没小的......以前的一些东西,也没啥。你还说我,今天大好的日子不出门约会?”肖檀把东西收好,转身抬眼看了看这个前两天因为暗恋失败沮丧了好几天的小姑娘。
“谁说不约会了?这不是来你这儿买礼物了?”陶也转过身,在零食货架上挑挑拣拣。“一般都送巧克力吧?”拿起一盒心形的德芙爱不释手,看得肖檀心头一顿,很不是滋味儿,索性不理她,继续整理以前的旧物。
前两天还跟没了全世界似的,那么快就有新目标了?小姑娘就是变得快,活该你被欺负,下次再看你伤心绝不安慰你……
“我买好啦!”
“放那儿吧!自己找钱!”肖檀越想越不是滋味儿,老子那天陪了你一晚上......
听着声音应该是走了,他这才从旧物里抽身出来,却瞥见收银台上有盒巧克力,好像是陶也刚刚挑的那盒。
怎么东西都忘拿了看你一会送啥礼物......下面好像还有张字条?
“情人节快乐!PS:记得回礼”
小丫头片子,你以为男生跟你一样爱吃巧克力啊。嘴上轻轻地嘟囔了一句,手上却已经将盒子打开,拆了一块儿放进嘴里。

情人节的巧克力,还真比较甜。

存个以前的图。

一只青的独白

哇地一声哭出来😭

凡人。: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


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生活,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平凡。


没有特别喜欢的天气,但是尤其讨厌下雨。极其不喜欢雨滴沾在自己衣角裤腿和头发上的潮湿感。算是一点点小的强迫症。


却不讨厌雨天坐在屋子里干些自己的事情,戴着耳机跟朋友打游戏或者躺在床上看一本书到睡过去。


不喜欢早起却睡不到很晚。偶尔也会六点钟起来跟公园里的爷爷奶奶们一起晨练跑步,笑着跟他们打个招呼,顺手把楼下报箱里的报纸拎到茶几上在吃早饭的时候读读报纸。


没有像故事里写的那样为了某个人跟别人大打出手,也没有人为了自己寝食难安。


没有过什么刻骨铭心肝肠寸断。曾经有些好感仿佛是喜欢的几个人现在想想也记不得样子了。


随波逐流的上学,升学。


顺其自然的生活着。


无波无澜却也从未乏味。


一直这样,直到那人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那几年似乎过的尤为欣喜,每天都像是偷来别人的生活给自己过,那样不真实的像场梦。


只是二十几年中的几年却霸占了自己全部的记忆。


但是,一旦那人又走出了我的视线,一切又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这样的生活却让我过的生不如死了。




———————————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




只是刚看完言叶之庭。